是不是除了发币,区块链就没有其它方式盈利了?

在目前,通过,不少数字虚拟货币得以成立,这也成为不少机构迅速盈利的主要模式。然而,数字虚拟货币的价格波动掀起巨大投机泡沫甚至引发ICO乱象。假如区块链技术作为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盈利模式势必将发生巨大改变。

“现在来看,在金融科技主要的四个范围中,区块链将是最为重要的,对于监管将来的挑战也是最大的。”CF40成员、SFI学术委员、中财办副主任、财政部副部长廖岷等著的《金融科技进步的国际经验和中国政策取向》一书写道,“对于区块链,期望最大,不确定性最大,挑战也最大,监管者任重道远。”

向效率要盈利,而非发币

“‘币圈一天,人间十年’,也就是说币圈已经是非常疯狂了。”7月7日,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特邀嘉宾、工信部中国电子技术指标化研究院软件工程与评估中心主任周平在“第五届金融科技外滩峰会”上称,用户对区块链的预期太高,技术不可以包治百病,有其用的局限性。

区块链需要去中心化,而目前金融行业是中心化结构,目前金融监管对于金融行业提供规范保障和技术保障,这构建了目前金融行业的中心化结构。

“区块链提中心化的定义的时候,是转移了命题,是把中心化这种功能由法律法规主导、技术辅助,变成技术主导规则来辅助。”周平觉得区块链去中心化是一个伪命题,譬如全球区块链公链,核心学会在全球1000个左右码农手里。又如,全球的BTC,有人查BTC地址,基本4%-5%的BTC地址占了90%的BTC的金额,它是一种新型的中心命题。

倒逼监管技术进步

“对区块链来讲,通常可以理解为是市场基础设施,无论是BTC、ETH等等,特别是通用平台的区块链,基本上是信息市场。”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特邀嘉宾、国际基金组织金融科技高级顾问Patrick Murck觉得,区块链所有些例子当中,都是为运算资源创造市场,每一个市场都需要要有自己的货币才可以运行,每一种货币都反映了创建市场社区的社会治理模式。

当区块链主要被用来发行数字虚拟货币时,区块链的“经”仿佛被唱歪了。

金融基础设施连接着金融体系的各个部分,为金融市场的有效运行提供便利。金融基础设施的进步可以促进规模更大、效率更高的产业资本的积累,而且,金融基础设施越发达,其承受外部冲击的能力就越强。

然而,中国的金融监管对于区块链等新技术的监管需要并未能做出非常快反应。对于区块链的监管,尚无成熟的原则或引导。

“区块链和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数字地球、数字经济兴起将来,势必需要相应的监管部门的监管技术,也要进步。”SFI理事代表、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长钟伟表示,中国目前面临的是如此的尴尬,无论金融监管还是税务监管,或是其他部门的监管,技术监管在中国进步得还不是特别飞速。所以致使目前线上线下走得不同步的巨大障碍。

“国内针对金融科技有关的金融监管体系尚不完善,没独立适用的法律体系与监管规则。特别对金融科技在非传统金融业态中的应用,相应的监管规则多为摩擦性、适应性地,大多是在传统金融监管体系上衍生形成,使得监管的各个环节链接不够紧密,容易形成重准入,轻监管的局面,致使很多金融科技在非传统金融范围的应用面临监管缺位。”CF40成员、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称。

“在中国的代币币圈,更大程度上是网络金融传销。”SFI理事代表、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长钟伟称。

根据百度给出的概念,金融基础设施是指金融运行的硬件设施和规范安排,主要包括支付体系、法律环境、公司治理、会计准则、信用环境、反洗钱与由金融监管、中央银行最后贷款人职能、资金投入者保护规范组成的金融安全网等。

假如通过区块链技术,提高目前金融市场效率,自然将带来收益。然而,作为金融基础设施,监管应做出相应调整。

脱胎于BTC,作为BTC的底层技术,区块链之所以火,和紧密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