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灏:央行数字货币——人民币国际化道路上的重要推手

以数字虚拟货币为载体的分布式支付互联网,不只可以改变外贸支付的低效率、高本钱和难监管等问题,还能提供一个相对平等的平台,促进多地区实时同步交收外汇买卖。所有些国家都有机会打造我们的外贸支付体系,进步较为落后的国家也可以加入由经济实力强劲的国家构建的外贸支付体系,从而形成支付网盟。与此同时,各国还可以依据自己的经济活动需要加入不一样的支付体系。这种相对自由开放的系统有望打造公平角逐的环境,由发达国家所垄断的外贸支付体系或将被重塑。此前,加拿大和新加坡央行在Jasper-Ubin项目中,成功达成用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完成区块链上的外贸支付。现在国内已与香港、泰国、阿拉伯等多区域与国家发起了“多边央行数字虚拟货币桥”研究项目,探索用区块链下的分布式账本达成全天候同步交收。

IMI特约研究员,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首席方案剖析师洪灏在本文中表达了进步和人民币国际化的怎么看。伴随各国对数字虚拟货币的尝试,国内的数字货币走在世界布局的前列。数字货币使用新型技术,提高买卖效率,服务中国庞大的14亿消费者,打造起一套坚实的零售支付系统,优化境内零售支付的应用。以数字虚拟货币为载体的分布式支付互联网,不只可以改变外贸支付的低效率、高本钱和难监管等问题,还能提供一个相对平等的平台,促进多地区实时同步交收外汇买卖。国际上,数字货币有益于打破西方国家构建的体系,塑造愈加公平的国际支付平台。但,数字货币距离真的的人民币国际化,还任重道远。

现阶段,数字货币主要用于提升境内零售支付系统的效率,外贸支付并不是重点。因此,大家期待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在短期内能给人民币国际化带来质的飞跃的愿景,并不太合理。在可预见的将来,USD非常可能仍将作为主要的储备货币。不过,伴随愈加多的央行发行数字虚拟货币,并且数字法币在外贸支付体系中的应用日渐成熟化,届时数字货币将会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便利。数字虚拟货币P2P无中介的买卖模式,不只具备低本钱、高效率的优势,并且能绕过昂贵且冗杂的SWIFT系统,大大便捷了人民币在外贸和资金投入结算。

过去几年,人民币在国际化道路上获得肯定进展。但,从货币用量上,人民币距离真的的“国际化”仍然任道重远。2016年十月人民币加入SDR篮子以来,全球已有70多个央行或货币当局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但,人民币在全球储备货币中份额占比仅2%, 低于USD的60%。在全球外贸支付中,人民币用份额占比不足2%,而USD和欧元的总占比近80%。尽管中国作为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之一,拥有全球~18%的经济总产出和~13%的进出口贸易总额,但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影响甚微。

美国、日本和韩国等发达国家对于数字虚拟货币的态度从观望渐渐转向开放测试。鲍威尔表示美联储正在参与数字USD有关的研发项目,其推行将使得支付变得更为快捷且高效,但在技术、隐私、安全等方面仍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日本央行在2021年4月对央行数字虚拟货币进行第一阶段定义验证,着重对发行和流通等核心基本功能进行试验,该项测试将为期1年。韩国在2020年初开始展开数字虚拟货币的筹备工作,现在正计划对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的功能进行模拟测试。英国政府日前表示,财政部和央行将联合成立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工作组,展开关于数字虚拟货币的研究工作。现在英国央行对于数字虚拟货币的推进尚处于初期阶段,其将对货币的场景、风险、数据和隐私影响等做出具体评估,以打造一个更为一流的金融服务部门,推进数字金融的高效进步。欧洲央行于日前表态,期望在5年内推行数字欧元。

中国在央行数字虚拟货币角逐中走在世界前列。现阶段数字货币主要立足于境内零售支付,大家并不可以期待它在短期内给人民币国际化带来质的飞跃。但,这种以数字虚拟货币为载体、基于P2P的传输模式在外贸支付范围中具备巨大的潜力;不只可以改变外贸支付的低效率、高本钱和难监管等问题,还能提供一个相对平等的平台,促进多地区实时同步交收外汇买卖。在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年代,人民币的流通规模将受益于货币的外贸和资金投入结算程序的优化,帮助人民币国际化。

1 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年代

进步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发行数字虚拟货币的目的不尽相同。除去支付方法多样化角逐、提高金融稳定性等一同目的,进步中国家多侧重于普惠金融,而发达国家更侧重于巩固货币主权和负利率的调控便利。比如,数字USD意在巩固USD的国际货币地位。《数字USD白皮书》中提到,数字USD除去提升支付效率和优化央行支付途径,还将支持USD作为世界储备货币地位。与此同时,其中重点提及的分布式账本技术更可能应用于非美国国内用户,表明数字USD在外贸支付场景中用的概率较大。另一方面,对于瑞士、日本等推行负利率的国家,数字虚拟货币的推出将扩大货币政策的空间,更有益于负利率政策的实行与发挥。

有看法觉得,数字货币的出现将为人民币国际化带来质的飞跃。但,货币国际化的进程并非一蹴而就的。因为货币的用惯性,新的货币跻身国际货币必需跨越较高的门槛,历史上只有USD、欧元等寥寥几种货币获得了真的的国际地位。事实上,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更多是取决于体制和政策上的选择。货币是不是能“国际化”与国家经济体量、贸易体量、对外开放程度等息息有关。与此同时,币值稳定也是要紧的考量之一;在汇率规范改革或金融危机时期,币值过度波动也将制约货币国际化的进步。技术的改革并不可以改变货币国际化的路径,但存在增强货币国际化推进力的可能性。

去年4月数字货币于苏州初次试点,现试点城市已经扩展至上海、深圳、成都、青岛、长沙等。依据央行的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8月,中国数字货币试点场景已经覆盖了交通、购物、政府服务等多个范围,共计超越6700个试点场景,个人钱包和对公钱包分别开设11.33万和8859个,买卖金额逾11亿。伴随试点区域的逐步增多,大家可以看到数字货币作为零售支付方法与外贸买卖的功能开始显现。3月,包括工农中建交邮储在内的六大国有银行已经开始竞价数字货币钱包,且现阶段申请更为便捷,只需要要在网点提出申请、成为白名单用户后便可激活用,为后续的大规模竞价及运用正常的状态奠定基础。除此之外,其应用场景也在逐步扩大,从线下的地铁、自动贩卖机等零售频道,到线上与美团、京东、b站等平台协同合作,蚂蚁、腾讯亦入局试点,可以看到其正在逐步渗透到移动支付行业,并逐步开始培养用户习惯,以便于将来的大范围覆盖。

2 数字虚拟货币的外贸支付与人民币国际化

中国数字经济规模于2020年已高达35.8万亿元,占GDP比重36.2%。数字虚拟货币作为数字经济进步的基石,人民币数字化将是中国数字虚拟货币建设的第一步。数字货币与传统支付方法不同,使用等新型技术支撑支付场景,提高买卖效率。数字货币目前的进步重点在于服务中国庞大的14亿消费者,打造起一套坚实的零售支付系统,优化境内零售支付的应用。

进步中国家也在积极部署数字虚拟货币测试。泰国在2018年已经开始银行间数字虚拟货币内测,其将于明年测试零售型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并计划在将来3到5年全方位推行。南非正与几家央行合作研究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的可行性。委内瑞拉在2017年12月宣布发行“石油币”;2020年委内瑞拉银行已开始同意石油币,全国加油站已用石油币进行支付。

在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年代,中国在数字虚拟货币布局中走在世界前列。2020年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中提到数字货币研发进展,中国人民银行作为最早启动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的央行之一,自 2014 年开始筹措准备,2019 年加速推进,并于2020 年进入封闭内测阶段,已基本完成顶层设计、标准拟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工作,处于全球领先地位。数字货币作为法定货币在数字世界的延伸,由政府信用背书,具备无限法偿性。从运营体系上看,数字货币使用双层运营体系,坚持中心化管理模式,央行通过商业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将货币兑换给公众。储备规范和信用担保方面,数字货币缴纳100%筹备金以确保发行和回笼不影响货币发行总量。

虽然现阶段数字货币尚未计划涉及外贸支付,但伴随数字虚拟货币技术渐渐成熟、应用愈加广泛,这种打造于P2P的传输模式在外贸支付范围中的巨大潜力也将得以释放。目前全球外贸支付系统主要以SWIFT和CHIPS为核心。在这个以发达国家为主导的支付体系中,进步中国家几乎没话语权,一旦被排除在买卖体制外将大幅限制其外贸商贸活动。而SWIFT更常常被发达国家作为金融制裁的方法,向别国政府施压。历史上,美国通过切断SWIFT支付结算通道对朝鲜、俄罗斯和伊朗等国推行金融制裁,隔断他们与外面银行的金融往来。近年来,伴随中美矛盾争端升级,美国将中国排除SWIFT支付系统作为金融制裁的潜在威胁,也一度引发市场担心。

出于维护金融系统稳定、帮助货币政策推行与支持更高效的境内及外贸支付等缘由,法定数字虚拟货币的研究及发行正成为各国央行近年来的焦点。现在,全球多国央行正在加速探索数字虚拟货币的发行及落地。数据统计,过去一年中,已有60多个国家进行了数字虚拟货币有关的试验,高于上一年的40多个。目前各国央行对于数字虚拟货币的态度正从小心转向接纳与探索。国际清算银行关于数字虚拟货币的第三次调查问卷报告显示,在问卷涵盖范围内的65家央行中,有 86%的央行表示,他们至少在考虑发行数字虚拟货币的利弊,较上年的80%略有提高。

以下为文章全文:

当央行数字虚拟货币能广泛应用于外贸支付时,数字虚拟货币可以通过提高货币的流通规模来催化人民币的国际化。基于法定数字虚拟货币构建的外贸支付系统能提供一个高效率、低本钱的支付体系,为中国与贸易伙伴的经济活动往来提供买卖便利,扩大人民币的用流通。在此支付体系下,央行数字虚拟货币或将第一用途于外贸的零售支付,包括外贸商务访问、零售网上购物等。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进步外贸支付系统的要紧目的。“一带一路”贯穿欧亚非国内,将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印度等发展趋势强劲的进步中国家作为节点,串联沿线更多国家和区域,“抱团取暖”。在中国与发达国家矛盾加剧的割裂态势下,“一带一路”将促进中国与周围国家的地区合作与交流,激活新一轮对外开放。在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年代,中国可与这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形成支付网盟,初步搭建国际清算体系。伴随“一带一路”倡议及国内自贸港建设的不断竞价及深入进步,人民币国际化的需要日益提高,数字货币生逢其时,有望成为人民币国际化道路上的要紧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