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再次被念“紧箍咒”,未来监管趋于动态

事实上,数字虚拟货币市场参与者一直存在监管从新开放数字虚拟货币买卖的侥幸心理,一有点风水草动就极为敏锐。

2016年8月,证监会机构调整,于2014年2月成立的革新部被撤销。革新部的职能就包括对众筹特别是股权众筹行业的政策革新和监管。伴随2016年开始网络金融监管风暴,股权众筹筹资试点的任务更是顺理成章的被束之高阁。

日前,媒体多次为监管“敲边鼓”。央视财经频道在5月播放的新闻中,痛批数字虚拟货币市场上的“空气币”项目,与交易平台中存在的市场操纵问题。

今年2月份,新华社就曾报道,监管叫停ICO后,不少境内人士转向境外平台网站继续参与数字货币买卖,考虑到境内资金投入者转向境外平台参与买卖面临种种风险,将采取一系列监管手段。

而股权众筹迟迟不见政策或与监管机构变动有关。

“整体来讲,大家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是很严格的,同时大家也在研究怎么样发挥数字虚拟货币的正能量,让其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易纲称。

4月份,在国务院处置非法筹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指出,现在,全国摸排出的ICO平台和BTC等数字货币买卖场合已基本达成无风险退出。

他觉得,虚拟资产买卖不太符合国内金融商品、金融服务要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方向,所以在整个过程中,不必太着急,而要稳步研发,有序进行测试,把握住方向,要强调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提升效率、减少本钱,预防变成过度投机的一种商品。

事实上,还有很多国内平台仍可直接登录并买卖,并且多家平台仍可以提供支付宝和财付通的支付服务。

易纲觉得,现在全球对数字虚拟货币的研究中,中国是走在前列的。中国正对数字虚拟货币,区块链技术与金融科技进行研究,来探讨怎么样以最好的形式服务实体经济,并且要安全进步这部分技术,来防止可能的负面影响。

5、对于各类伪数字货币与有关的非法筹资、诈骗、传销等活动,积极支持配合公安机关依法严厉打击。据公安机关统计,近年来共立案侦办数字货币类违法犯罪案件近300余起。

在去年9月4日,多部委发布的禁令中,就明确指出,代币发行筹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筹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与非法筹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曾有市场人士猜测,今年在央行换帅后,会不会对数字虚拟货币的政策有所改变,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大家不太喜欢那种创造一种可投机的商品,被人有一夜暴富的幻想,而是强调要服务实体经济。”周小川说。

近期点对点网络理财暴雷不断,网络金融整治进入攻坚阶段的同时,也第三被戴上“紧箍咒”。

会松口吗?

网络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日前表示,网络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已经到了攻坚阶段,要乘势而为、坚定不移地打赢网络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的攻坚战。

此前,海南和贵阳的几家公司曾被曝出在经营范围中出现数字虚拟货币买卖,但没过过几天,经营范围中出现的“数字虚拟货币买卖”字样就被删除。

监管频念“紧箍咒”

3、果断打击ICO冒头及各类变种形态。密切监测、加大研判,打早打小、防患于未然,向市场传递更为明确的监管信号。

今年3月的两会记者会上,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有一些技术应用没专注于数字虚拟货币在零售支付方面的应用,而跑到了虚拟资产买卖方面。”

潘功胜指出,股权众筹的试点工作拓展之前的有关活动,ICO与各类变相的ICO,BTC等买卖活动,与网络外汇交易网站,涉及非法筹资和非法发行证券,“是不让干的”。他继续强调,现在部分机构在中国国内遭到打击之后,跑到海外,未经中国政府许可,仍然对中国的居民拓展业务,这也是明确为非法并禁止的。

6月14日,重庆经信委官方网站发文,搭建区块链验证开发测试平台,组建区块链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却被市场误解为数字虚拟货币交易网站,而第二天此文就被撤下。

两任行长,同一心声

4、积极进行风险提示与舆论引导。会同中国网络金融协会通过多种途径和形式提示民众高度警惕数字货币有关活动的风险与风险。

“将来的监管,第一是非常动态的,它取决于技术的成熟程度,也取决于最后测试一试验、评估状况。”周小川表示,在考虑金融科技方面新技术的同时,也要在服务的方向上弄了解,一方面要考虑确实给消费者、给零售市场带来效率、低本钱和安全隐私的保护。另一方面要考虑大局,不要起到跟现行的金融稳定、现行的金融秩序直接相冲突的反用途。

1、组织屏蔽“出海”数字货币交易网站。截至2018年5月,110个网站已被屏蔽。

上周,多家媒体报道,央行整顿境内数字货币买卖场合和初次代币发行筹资活动获得初步效果的基础上,针对有关非法金融活动的新变种与新状况,会同有关部门采取了一系列针对性清理取缔手段,防范解决可能形成的金融风险与道德风险。

对于数字虚拟货币监管,今年新上任的央行行长易纲4月在博鳌亚洲平台上回答记者问时表示,“数字货币对实体经济的服务比较少,并且其中有一些投机行为,甚至还有一些洗钱行为,所以人民银行对数字货币一直比较小心。”

下一步国家将采取包括取缔有关商业存在,取缔、处置境内外数字货币交易网站网站等在内的一系列监管手段,以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将来只须发现一家就要关闭一家。同时,将来视局势进步状况,也不排除颁布更进一步监管手段的可能。

2015年7月18日,央行等十部委发布《关于网络金融健康进步指导建议》指出,股权众筹明确由证监会监管,性质为“公开小额,面向小微企业”。

易纲提到“发挥数字虚拟货币的正能量”,可能为数字虚拟货币带来了一丝期望。而易纲对数字虚拟货币的讲解,与前女友央行行长周小川如出一辙。

监管的动态进步、服务实体经济、维护金融秩序,可能是ICO监管的题中之意。

现在,2018年股权众筹假如能在政策上予以落地,ICO可能会迎来新的转机。

事实上,监管对于ICO的政策,或通过股权众筹打开一扇新门。正如文章开头潘功胜所言,ICO是股权众筹的试点工作拓展之前的有关活动,而证监会发布的2018年度立法工作计划中,拟定《股权众筹试点管理方法》,被列入中国证监会“力争年内颁布的重点项目”15件的第一条。

这也意味着,在监管眼中,ICO仍是涉嫌非法筹资和非法发行证券,一直未对松口。

2、从支付结算端入手持续加大清理整顿。多次约谈财付通、支付宝等非银行支付机构,需要其严格落实不能拓展与BTC等数字货币有关业务的需要。现在支付宝排查并关闭了约3000个从事数字货币买卖的竞价推广账户。

一家数字虚拟货币交易平台首席剖析师指出,从去年94政策之后,币圈并未收敛,特别是今年以来疯狂的开会、拉群,这种现象被人担忧,只能让监管来的更快些。